株洲網

首頁 > 新聞 > 城市播報 > 正文

大寒小寒,殺豬過年,親朋好友來聚餐

13

“大寒小寒,殺豬過年。”過年殺豬,對農村里的人來說,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回憶起小時候的年,今年67歲的朱建國,印象最深刻就是殺年豬。

“每年到了陰歷12月20以后,村民們就開始籌備宰殺年豬的事宜了。”朱建國在荷塘區一家單位退休后,就住在西子花園,兒時出生在寧鄉煤炭壩村,村里流傳著這樣一句俗語:“養雞為吃鹽,養豬為過年”。他說,在農村,殺年豬是一種民俗,更是一種情結。無論家窮家富,無論人多人少,都要殺一頭豬過年。

村里人平時生活艱苦,省吃儉用,但每到過年前,都要殺一頭100多斤的豬,殺豬當天,還會宴請親戚和鄰居。剩下的大部分豬肉,就會撒一些鹽,然后掛在廚房后的灶上方,任時間慢慢熏烤。濃濃的木柴火煙,熏得金燦燦的,便成了臘肉。

朱建國還記得殺年豬的場面熱鬧而隆重。自家殺年豬時,父親會提前算好日子,約定好屠夫,讓母親把家里打掃得干干凈凈。

到了這一天,村里的鄰居,多數是壯漢,也會來幫忙,把養了大半年的豬,從圈里趕出來,三下五除二把豬捆在大紅桌上。殺豬的屠戶還會用一根繩子把豬的嘴捆住,然后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刀,瞄準位置,一刀子就進去了,又狠又準,正所謂白刀子進,紅刀子出。這時,朱建國能看到母親連忙用木盆接住噴出來的血,拿幾張紙錢沾點血,焚香燒紙,默默祭祀,而這豬血也是過年時的一道美味菜肴。

有時,倔強的大肥豬,還會在桌子上掙扎一陣子,慢慢的,就不動彈了。小時候的朱建國,見這場面,有些害怕,后來,見的次數多,也就習慣了。

朱建國在一旁看著,屠夫嫻熟地打水修毛,開膛破肚,一個多小時后,就大功告成了。桌子上,擺放著長條的白花花的肉,地下還有豬蹄、排骨、內臟等。

這一天,朱建國家會宴請親朋好友和要好的村民吃飯,桌上的菜都是與豬有關,豬血、豬肉、豬肝、豬蹄等,可謂“滿席全豬”!

朱建國說,那時候,農村里養的豬,從來不喂飼料,豬肉細嫩得很,做的菜,很香很下飯。現在根本吃不到那樣的豬肉了。

退休后的朱建國,一直有個愿望:自己在農村的老家或者城市里的某個偏避地方,建一個小豬圈,養一頭豬,全用菜葉和米飯喂養,養到過年,就屠宰著吃,給親戚和兒子們,都分一點,吃自己喂的豬,重溫兒時豬肉的味道。 (記者 楊如)

歡迎關注株洲微門戶

歡迎關注株洲網微博

責任編輯:劉麗平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親朋好友
街头乐队电子游艺 龙江微乐 大赢家网球比分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 601268股票行情中心 云南时时彩 养鸡赚钱吗 怎么养 体育比分直播 梦幻打图和拉镖哪个赚钱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 二人麻将棋牌游戏 乐乐安徽麻将在哪下载 老快3 开三七粉专卖店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生肖时时彩 皇恩娱乐下载